收藏本页 | 设为主页 | 随便看看 | 手机版
普通会员

郑州市北斗化工有限公司

化学试剂、化工产品、医药原料、医药中间体、麻黄素、盐酸羟亚胺、甲卡西酮、甲卡...

荣誉资质
陈明昊领衔《斯德哥尔摩冒险家》人艺开演(图)
发布时间:2021-12-01        

  因集结了新锐青年导演李建军、“国话年轻台柱”陈明昊等国内一批颇为优秀的青年创作力量而备受关注的 黑色摩登幽默爆棚喜剧《斯德哥尔摩冒险家》,昨晚在人艺实验剧场首演,经过两个多月不断创新完成的一出“笑耍”与“深思”兼具的小剧场话剧终于揭开了神秘面纱,该剧将从5月12日一直演至6月9日。此前《斯德哥尔摩冒险家》一直坚称要保持“神秘感”,因而很难找到关于该剧的明确的剧情简介,昨晚,这个“疑团”终于被解开。无论是坐在“实木小屋”里始终举着吸尘器的小拉、还是教你“12步心理疗法”的杜医生、还是不停寻找“荷包蛋”的“背着氧气罐戴着防毒面具”的麦芒,都让你明显觉得这个故事的荒诞却又在大声笑过之后为其中小人物的无奈感到些许的凄凉。值得一提的是,领衔主演陈明昊同时也是该剧的联合创作,昨晚的人艺实验剧场显然是为他而亮起的,《两只狗的生活意见》之后就再也没碰过“小剧场”的他似乎要在这个“小舞台”上大大地“放纵”一番,所以他癫狂怒骂、嬉笑自嘲,他将自己两个多月来对该剧的理解和思考彻底地释放在了昨晚的舞台上。

  脱离“都市爱情”的“小剧场” 《斯德哥尔摩冒险家》关注“小人物的生存状态”

  昨晚的观众似乎带着还有些忐忑的心情走进剧场,由于前期一直对剧情的“保密状态”,剧组连常规的媒体提前观摩连排都取消,所以昨晚确确实实是“冒险家”们的首次亮相。一方面出于对他们熟知的陈明昊的新戏的期待,一方面对于该剧的了解不深,观众似乎也要带着一些“冒险精神”才能走进剧场看戏。不过昨晚的剧场效果并没有令在场观众失望,“重量”是看过昨晚演出的观众对于该剧最多的评价。有一位姓周的观众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原来了解的这个戏是根据国外的真实事件改编,我以为可能会离我们比较远,但没想到会这么特别,看完之后有种沉浸其中出不来的感觉。陈明昊还是很棒,我觉得小剧场更适合他。”

  如果说“都市爱情”是这几年小剧场话剧所谓“商业”就必须选择的主题的话,而昨晚的小剧场或许可以找到当年小剧场上演林兆华《绝对信号》时的初衷——《斯德哥尔摩冒险家》难得地将小剧场的题材从泛滥的“都市爱情”拉回了“关注人的生存状态”的轨道,将目光锁定在了“小人物”的心理和行动的变化,故事荒诞人物行动的变化和发展却合乎情理,“麦芒”的性格在不同的情境下产生了不同的“化学反应”。陈明昊在昨晚演出结束后表示:“这个戏我们倾注了太多的东西,每天我们都不断地在调整,不断地加入新的东西,这也是为什么我们没跟观众交待剧情的原因。这是一个现场感很强的戏,没有观众我们就没有办法进行,包括你看到的我们找一个观众突然在他脸上抹蛋糕,当然这个观众可能是我们的好朋友,但是这个时候其它观众就会笑,我在台上就会有些‘小得意’。总是有人问我这个戏到底是讲什么的,其实就我个人来说,对这个人物来说,它是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是一种心理变化,我觉得必须要观众在现场才能体会的到。”

  《斯德哥尔摩冒险家》在人艺实验剧场内用到了有史以来最多也最复杂的灯光,仅仅普通灯具就有80多个,更是用到了很少在小剧场使用的PAR灯、地排灯和流动灯。由舞美设计大师刘杏林设计的“简约而不简单”的布景以一个白色的实木小屋和一个黑色的小屋投影为主要布景,小拉穿着Lady GaGa式的造型坐在那间仅够她一个人“生存”的白色小木屋里,服装设计师王茂在她的服装上抹上了特殊的荧光,她一登场便成了“荧光闪闪”的世界的中心。据导演李建军介绍:“真实事件中的小拉在德国来说是个非常特殊的人物,她被绑架了18年,当警察和记者找到她的时候,她蒙起自己的脸拒绝被拍,她说拍她的脸是要收费的;绑匪自杀后,她把绑匪绑架她的房间和汽车拿出来拍卖。这是一个18年未跟外界接触的女孩,她的所有的‘知识’都来源于她房间里的电视。所以这在德国是一个很轰动的事件。”

  《斯》剧的音乐是剧中不可忽视的部分,整出戏在带点迷笛音的电子乐声中开场,一个花白中长发的男子始终在舞台一侧用电吉他弹奏着音乐,这就是剧组口中尊称的“七十年代摇滚老炮”工兵陈克,剧中的《荷包蛋之歌》、《继续冒险》等主题曲都出自他的手笔。《斯德哥尔摩冒险家》的歌队中除了有工兵陈克还有演员,他们使用了包括吉他、手风琴和矿泉水空瓶在内的多种乐器,成功地将摇滚、重金属、爵士、歌剧、电子等诸多不同的音乐风格融入到剧目的声效中:用爵士乐与重金属互相切换来体现麦芒在小拉面前故作从容和在小拉背后的紧张冒险,用突然的电子高频噪音来表现麦芒的崩溃,剧中演员还用“歌剧唱腔”唱出了台词和旁白,为了这几段“歌剧”,剧组还请来了专业的歌剧演员进行培训。

  剧中的几段经典台词也成为昨晚观众讨论的焦点。“麦芒”小心翼翼的心理独白:“静得可以听见蚊子在呼吸,静得可以听见蚂蚁在思考,静得可以听见静脉在曲张,静得可以看见我的恐惧在草地上打滚。”他无所顾忌的大胆调侃:“作为一个男人,摄像头在这儿;作为一个女人摄像头在这儿。作为一只流浪的狗,摄像头在这儿;作为一只发春的猫,摄像头在这儿。作为中国话剧,摄像头——咔嚓——碎了。请到‘现场’看话剧!” 还有像麦芒和小学生抬杠、用烹饪的方式交代自己的“处世哲学”,像“煎饼西施”的桥段,都让观众感受到黑色幽默的力量,有些观众甚至认为该剧有“黑色幽默大师”昆汀的风格。

  导演李建军说:“该剧使用了众多‘电影蒙太奇’的手段,比如小屋里的胖女孩儿‘小拉’同时会由台上的男演员李浩反串出现在舞台上;‘麦芒’同时也扮演卧轨自杀的绑匪。在同一时间的不同空间出现同一角色的虚实两个形象,我想通过这种在虚实之间反复往返跳跃的方法,形成一个对比,看完这个戏你有可能会发现,现在你不得‘斯德哥尔摩症’根本没法生活,它已经成为你跟现实生活的一个媒介。”首演当日,舞台上方形小便池和小拉扛着的巨型吸尘器像是舞台上的现代装置,也颇为吸引眼球,而被“抹蛋糕”的观众还会得到一个完整的蛋糕作为礼物。